Nevermore

【翻译】【Batfam】《我的家庭》

😭也太可爱了

白骑士先行一步:

系列文Grade School第九篇


原文My Family by Damian Wayne by KagSesshlove


(原作非常棒,请尽情吐槽我的小学翻译水平。)


默墨陌蓦_小甜饼专业户太太的翻译:


1.开学日2.管制刀具3.体育课4.同龄压力6.集体外出活动


自翻:


4.同辈压力5.校园欺凌(上)校园欺凌(下)7.流行感冒


Summary:


假设达米安去一所普通小学上学,他不得不做一些普通学生都会做的事情,比如写一篇作文介绍他的家人。


——————————————————


——————————————————


Dick是在又一次翻找Damian的背包来确认他弟弟没有带武器上学时,发现那篇作文的。


(“不,Damian。我得告诉你多少次你不能带着武器上学?”


“Grayson,如果我受到攻击——”


“不可能,Dami。”


“或者看到一场犯罪正在进行——”


“你在上小学!”


“年龄不是犯罪的阻碍,Grayson。”


“你不能把刀子带到学校去。”)


他几乎忽略了它,又看了一眼才发现上面的标记。


(全是红色的。他考试不及格吗?他心情不好吗?他回家时我莫名其妙地错过了它吗?)


他停了停,看到右上角有一个红色的大“A”,抬高了眉毛。然后他读了标题:


My Family by Damian Wayne


Dick睁大了眼睛,他坐下来阅读这篇文章,任凭背包掉到了地上。


——————————————————


“Alfred!Alfred!”


“我在,Richard少爷?”


Dick笑着走进厨房,看见Alfred正在做晚饭。“大家都会来吗?嗯,除了Babs,其他所有人?”


“是的,的确如此。Cassandra小姐和Brown小姐已经在路上了。”


“太好了!太好了!”


Dick兴奋地上蹿下跳。Alfred将会问他。他必须问他。


(来吧,Alfred。我笑得脸都僵了。)


“出了什么事,Richard少爷?”


Dick跳过来坐下,把作文放在柜台上。Alfred疑惑地扬起眉毛,不用看就把一只锅放进烤箱。


“你,Alfred,是个可靠的人。非常冷静和能干。”


“谢谢你,Richard少爷。”


“噢,别谢我。感谢Dami。”


Alfred稍微挑高的眉毛显示出他的惊讶。“Damian少爷这么说?”


“好吧……他没有说过,但他写了下来。当我翻找他的背包来确保他没有藏起任何刀瞒过我早上的检查,结果你看,”Dick花哨地举起这篇文章挥舞着,“我找到了这件杰作。”


“那是什么,Richard少爷?”


“这,是一篇四页的作文,Dami所写……关于他的家庭。”


Alfred眨眨眼,“噢,天啊。”


“千真万确!每个人都有一段!你就在这里,下数第三段。”


Dick笑着把作文交给Alfred。


“这相当与众不同。”


Dick咳嗽着。“是的,嗯……这可是Dami。”


Alfred低声阅读这篇作文。Dick仔细地看着他,尽管经过专业训练,他依然无法完全读懂Alfred——尤其是当他故意表现得面无表情时。老实说,比起Bruce,他更难读懂Alfred。


Dick在座位上挪动着,把手伸了出来。


“请等待晚餐,Richard少爷。只有不到一个小时了。”


Dick笑了起来。“好啊,Alfred。”


Dick安静地坐了一会才站起来。“我想我得去找Bruce。”


Alfred点点头,翻了一页。


——————————————————


“嘿,B!工作很忙吗?”


Bruce简单抬了抬眼睛,嘀咕道。“董事会有一个新提案。”


“已经让Timmy审核了吗?”


“他说这听起来不错,但还有几个问题需要解决。”


Dick点点头,哼着无意义的调子,绕着Bruce的办公室走圈。他只走完了两圈,Bruce就屈服了。


“你想要什么吗?”


“你想看你儿子写的一篇作文吗?”


Bruce扬起一边眉毛。


“你最小的儿子,”Dick澄清道。


“什么作文?”


“在这篇作文中,Damian描述了他的家庭。”


Bruce眨了眨眼睛。Dick想知道他的大脑需要多长时间来处理他刚才说的话。


“Damian写了一篇关于我们的作文?”


(好啦,真比我预料的要快。)


“Alfie正在阅读。来吧,休息一下。晚饭差不多准备好了。”


——————————————————


Dick笑着走进厨房。“你是怎么想的?”


“我担心Damian少爷的老师在批阅作文时可能有点紧张不安。可怜的女士。”


Dick暗暗笑了。“哦,当然。”


“除此之外,这非常好。”Alfred的声音和微笑充满了喜悦,Dick想知道这样的时刻是不是所有“维护和平”的价值。


“然后,轮到B了。准备好了吗,Bruce?你在第五段,第二页的第一段。”


“你记住每个人的段落了吗?”


“你在开玩笑,对吧?我读过那篇作文,差不多,足有十遍。”


Bruce低声哼了哼,但他走了过去拿起作文。他浏览第一页时扬起了眉毛,偶尔嘴角抽动。然后他读到了自己的段落,一脸茫然。Dick咧嘴笑了笑。


“你真是一个出色的人物,Bruce。”


Bruce简单地看了他一眼,尽力掩盖脸上泛起的笑容。


Dick开怀大笑。


Bruce看完最后一页,清了清嗓子。“这是一篇好作文。即使Andrews女士把我列在第三位,”Bruce低声挖苦。


Dick大笑道。“选择一个与你截然不同的角色作为伪装是你自己的错。其实我想把它挂在冰箱上。”


“绝妙的主意,Richard少爷。”


Bruce点点头。“我要去完成那份报告。”


Dick转转眼珠笑了,与Alfred交换了一个眼神。


“现在,”他说,“我们有什么样的磁铁,Alfie?”


“许多种,实际上。我在想——”


“我们回来了!我们做好了合适的美甲!”


Dick从柜台上捡起了Bruce留下的那篇作文,当Steph和Cass走进厨房时,他把它举在面前。


“小姐们,我相信那些美甲很可爱。”


“紫色,黑色,还有黄色,”Steph微笑着说。


“那是什么?”Cass好奇地看着作文问道。


Steph眨了眨眼睛,抬起头。


“Cass,这是一篇无与伦比的作文,出自你的弟弟。关于他的家庭。”


Steph目瞪口呆。“Damian在交给学校的作业中,写了你们这些人?”


“他写了我们所有人,”Dick澄清道。“你和Babs在第四段。Cass在第六段。”


“哦,天哪。我甚至没法想象他说的话,”Steph呻吟着,走上前接过Dick手中的作文。


Cass挤过去,越过Steph的肩膀开始阅读。


Dick在等待。


“哦,我肯定会告诉Babs的。当然他有‘计划’——顺便说一声,谢谢。”


“没问题。”


“我——”Steph突然停下来,目光来回移动。“他……”


“他说你是他的老师,”Cass嘀咕道。


Steph翻过页来,读这一段的最后几行。她的笑容几乎溢出脸上。“他告诉我他是勉强这么做的!”


“你相信他?”Dick打趣道。


“是的。我的天啊!我会给Babs打电话,真的,但首先……”Steph掏出手机对第一页拍照。“她需要证据来证明他称她为‘无价的财富’。”


Steph把作文交给了Cass,以便她更好地联系Barbara。Cass看着他。


“第六?”


他点点头,面带微笑。


她安静地迅速读完关于她的段落。她微笑着把它还给了他。“这很美好。”


Dick想,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Cass像那样微笑。Damian完全不知道,他对他们有多么大的意义。


“Babs说这让她度过了美好的一天,并为此感谢Damian。我想她实际上无语了一会儿。”


Dick笑了起来。“我并不感到意外。不过,Jason确实需要看看这个。你说过他会来的,Alfred?”


“的确如此。”


“我已经到了。”


Dick笑着转过身来。他张开双臂,“小翅膀!”


Jason茫然地望着他,然后向其他人挥手。


“别在屋里抽烟,Jason少爷。你会得肺癌的。”


Dick呵呵笑着,看到Jason挑起一边眉毛,把烟扔掉。


“我需要看看什么?”他猛地伸头看向Dick手中的作文。“这就是吗?这是什么?某种恐怖分子宣言?看起来并没有说服力。”


Steph哼了一声。“你的弟弟是个恶魔,不是个恐怖分子。”她打趣道。


Jason眨了眨眼睛。“现在他做了什么?”


“他写了一篇作文,就是这样。而你需要读一读!第二页的最后一段。”


当Jason从他手中抢走那篇文章时,Dick兴奋得蹦蹦跳跳。


“轻点!小心冰箱!”


“我们要去洗手吃晚饭,”Steph说着,递给Cass一个微笑,然后两人一同走出厨房。


“晚饭马上就好了。请告诉Timothy少爷。”


“我们会的。”


Jason一边读一边发牢骚。“这小鬼有一点——”


“先读完,小翅膀,”Dick仍然笑着说。


Jason勉强哼了一声,但当他翻页时,眉头舒展开来,只留下有些惊愕的神情。他稍稍张开了嘴。


Dick雀跃着撞了撞Jason的肩膀。“现在他是什么呢?”


“我的讨厌鬼弟弟,”Jason干巴巴地嘀咕着,温柔地笑了。


“哈哈!现在我们得让Tim来看看。”


“看看什么?”


当Tim溜进房间时,他们两个都转过身来。


“家里每个人都会掌握最好的时机。”Dick高兴地说。


“我们当然会,我们是蝙蝠,”Tim答道。“嗨,Alfred。”


“Timothy少爷。”


“说到蝙蝠:蝙蝠崽子写了些东西,Timmers,迪基鸟似乎认为你应该读一读。”


Jason笑了起来,这使Dick怀疑他已经读过Tim的段落,或者他只是认为这概念相同。


(可能是后者。他已经震惊得读不完自己的段落。)


“Damian?他写了什么?”


“他写了一篇关于我们的作文,”Dick说。“你在第三页第一段。快读一读!”


“嗯……不了,谢谢。晚饭快做好了吗?我很久没吃饭了。”


“我们知道,”Dick喃喃地说,Tim看了他一眼。


“快好了,Timothy少爷。再等十五分钟。”


“来吧,鸟宝宝,读读就行。”


“我坚决不读,Jason。”


“Tim!”


“不,Dick。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希望我读一篇明显是小恶魔对我缺点的刻薄评论的文章,但我真的不感兴趣。你能告诉他们吗,Alfred?”


“你应该读一读。”


Tim盯着Alfred,一副被出卖的表情。“Alfred!”


“我也读过这篇作文,我想你不会太失望。”


Tim眨了眨眼,转身看向站在一边的Dick和Jason。他怀疑地打量着那篇作文,还是走过去拿起了它。


“我那段在哪里?”


“在第三页第一段。”Dick背诵道。


Tim叹了口气,翻到第三页。一秒钟后。“没错,我很好,”他说着,迫不及待地递出了作文。


“Tim!”


“‘尽管我曾努力谋杀他,但他全凭运气活到了今天。’我应该多读一些?”


“应该。”他们三个异口同声。


Tim瞪大了眼睛,又叹了口气,继续阅读。他夸张地转动眼珠,但接下来他震惊得晃了晃脑袋。


“异常聪明,”Dick引用道。


“真的吗?”Jason问道。


Dick点点头,得意地笑了。


Tim的嘴一张一合,他抬起头看向他们。“那真是……”


“没错,”Dick肯定地说。


“但那真是……”


“嗯哼,”Jason说。


“这是他对我最美好的描述。他暗示我的死亡少于四次。这一定是新记录。他说他已经不再希望杀死我!我还不知道这个。”


Dick从Tim手中抢走了那篇作文。


(Tim不需要现在就读Titus或者Alfred的段落。


最好在记忆中留下这一刻。)


“这是至今最美好的事。”


Tim看起来确实有点茫然。


“你会没事吧,鸟宝宝?”


“我不知道,会吧?他怎么描述你的?”


“我充满智慧,博览群书,值得比肺癌更好的死法,”Jason顿了顿,他的神色更加深沉,更加严肃。“他理解我的动机,在那时。我们面对着同样的问题。他尊重我,因为我……因为我不再背负过去。”


他们三个人在那里站了一会儿,Dick轻轻叹了口气。因为这篇作文很优秀,而且惊人地深情,而且对Damian而言很甜美,但它也表达了很多。


不属于这个家庭的人不可能理解这些,但他们可以。


这篇作文展现出Damian的许多成长,但也有许多不安全感。恐惧,以及他不确定自己能否像Cass甚至Jason那样摆脱过去的事实。


(哦,Dami……)


“你们三个白痴围成一圈干什么?”


他们吓了一跳,Dick把作文藏在背后,忽然间感到羞怯。


(我们应该阅读那篇作文吗?我应该向所有人展示吗?也许不应该。Dami会因此感到尴尬。)


“你好,Damian少爷,你的训练怎么样?”


“很成功,一如既往,Pennyworth。现在是晚饭时间了吗?”


“快到了。也许你们四个人可以摆桌子,”Alfred建议道,经过Dick身后时,顺利地从他手中接过作文。


“当然可以,Alfie!”Dick笑着说。


(为Alfred而感谢上帝!)


Damian又瞪了他们三人一眼,从柜台上拿起银质餐具。


“Maybe ix-nay on the idge-fray,Alfie.”


“当然,Richard少爷。”


“怎么了?”Damian问道。“你在胡说什么,Grayson?”


Dick惊讶地大笑起来。他没想到那会起作用!


“噢,天啊,”Tim喃喃地说,微笑着端起盘子。


“你听不懂猪拉丁语,”Jason瞪着眼睛说。


“‘猪拉丁语’?那不是拉丁语,Todd?那和猪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多少?十几种语言?你不知道猪拉丁语!”


“看来Brown小姐的教学有所疏忽。”


Dick哼了一声。“Alfie!”


Damian怒视着他们。“你们都很可笑,”他嘀咕着,走进餐厅。


片刻之后,Steph和Cass走进厨房。


“那个愤怒小孩怎么样了?”Steph打趣道。


“你没有教他猪拉丁语,Steph,”Dick告诉她,走过去端起一盆菜。


Steph眨了眨眼,大笑起来。“噢,天啊!我没有!他没办法!”


“我完全赞成在餐桌上用猪拉丁语谈话,”Tim严肃地说。


“Tim!”Dick喊道。


“没错,毫无疑问。”Jason说。


“我同意!”


Cass冲着Dick耸了耸肩,Dick一声呻吟。


“他会大发雷霆的。”


“但是,没关系,”Tim说,“因为他爱我们。”


Dick看着他露出微笑。“没错,他爱我们。”


——————————————————


——————————————————


《我的家庭》by Damian Wayne


——————————————————


许多成员组成了我的“家庭”——非传统意义上的。然而,我想在前言中声明,我并不认为以下提到的所有人都是我的家人。但是,我将在这篇文章中描述他们,如你所愿,Andrews。[1]


母亲和外公是我的家人。然而,尽管他们在我生命的最初十年养育了我,但大体上,他们缺席了我的生活。


我想下一位成员是Pennyworth。Pennyworth是我们的管家,但多数人认为他不只是一个管家——的确如此。他是个可靠的人,非常冷静和能干。他操持着庄园里的所有家务,但他也确保每个家人都按部就班。他使我们团结起来,并经常充当调解者。他总能确保我们不会杀死彼此——同样,没有害死我们自己。当我刚刚认识他时,他的立场使我低估他的价值并解雇了他。尽管我不想承认,但这是我的错误,现在我对Pennyworth非常尊重。


然后是Gordon和Brown。很难说她们拥有“家人”的地位,但我认为她们值得一提。我见到Gordon并不像见到Brown那样经常,我对她没有多少个人看法。然而,我承认Gordon是无价之宝,如果没有她的工作,我们也许不会如此成功。Brown,由于某种只有她那毫无逻辑的头脑才能理解的原因,认为她应该插手我的生活。我无法摆脱她。我本来计划去尝试,但Grayson阻止我按计划行事,所以她的威胁依然存在。现在,一切都晚了,她已经成为我的老师,勉强算是。她教我了解“大众文化”,她强迫我看电影和电视节目,以便我“获得参考”。她向我介绍社交媒体,我承认这很有用,社交媒体是收集信息的有效平台。Brown是个讨厌鬼,但她坚持不懈的决心成就了她,我已经开始掌握从前忽视的当代青年文化——她不是个完全没用的人。我意识到我们喜欢一起看自然纪录片和“纪实”电视节目。


当然,父亲也在其中。父亲是一个出色的人物。他意志坚强,才华横溢,拥有不屈不挠的道德准则。他掌控自己的人生,并在改善每个哥谭市民生活的工作中投入热情。我钦佩他,他威严的风度,他坚强的性格,以及他对自己所行之道的正确认知。我渴望追随他的脚步,有朝一日继承他——并让他为我感到骄傲。


接下来是我的“兄弟姐妹”们。Cain是我唯一的姐姐。Cain安静,体贴,聪明。她充满尊严与同情,非常关心每一个家人。她在人生中经历了许多磨难,但不知为何,却变得更加坚强,更加优秀。我为此钦佩她。此外,她极具才华——她是我见过最高明的人物之一,并且知道如何运用她的能力。我喜欢与她一起工作胜过大多数家人。我相信我们一直合作顺利,我欣赏她所具有的专业精神。我发自内心地尊敬她。


Todd是家族的叛逆者。他离家出走,并与其他家人发生了一系列冲突。然而,他已经被重新接纳——主要归功于Grayson的努力。他很不文明——喜欢爆粗口——简直就像他找不到更好的言辞。我完全不理解这点,因为他充满智慧且博览群书。他会抽烟,我认为他有烟瘾。我期待这会导致他因肺癌而死——悲剧性的那种。他值得比这更好的死法,但如果他愿意这么死,那是他活该。令我不快的是,我发现自己关心着Todd。虽然我认同父亲的方式,在Todd归来前,但我相信,我比家中所有人更加理解他的动机。现在,我们都肩负着同样的责任。我高度评价这样的事实:他的过去无法定义他,也无法阻挡他的道路。


Drake是个白痴。尽管我曾努力谋杀他,但他全凭运气活到了今天。而且,虽然我已经不再希望他一命呜呼,他依然是我见过最愚蠢的人之一。直到今天,我永远无法理解他如何幸存,我认为他的存在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奥秘之一。他简直是个矛盾体。一方面,他异常聪明,富有创造力,拥有惊人的领导才能,是公司无与伦比的资产。另一方面,他似乎没有自我保护意识。他的睡眠与进食不会按照同龄青少年的身体需求。他免疫系统很弱——他也知道——但更加经常忽视这点。他同样频繁忘记吃药。下一次我发现他在房间里发烧昏倒时,我打算亲自来一刀帮他彻底解脱,他的自杀拖了太长时间。


Grayson是家中长子,他认真对待这一角色。如果全家人能达成唯一的共识,那就是Grayson是个可笑的人。他异常健谈,过分喜欢双关语,对时尚品味糟糕,永远精力充沛——甚至没人看见Grayson坐着不动。他过度深情,坚持开展“亲情活动”,并经常与Pennyworth通谋强迫我们合作。然而,Grayson同样忠诚可靠,善良无私,充满同情。除了他通常滑稽的风格,他是一个优秀的人物——能力超群,而且聪明。我认识到他是一个最好的榜样,他充满责任感。他关心我们每个人,并且保护我们——即使我们并不希望他的保护。我对他的信任胜过世界上任何人。


最后介绍一下我的四个宠物。Titus是我的狗。他是我得到的第一个宠物——父亲送给我的礼物。一开始我并不喜欢他,但我渐渐开始欣赏他,并训练他袭击Drake——和其他人——在我的命令下。Pennyworth是管家Pennyworth送给我的一只猫。他最近已经开始主动压住睡梦中的Drake使其窒息。这还没有奏效,但无论如何我会为他的尝试奖励他。我有一头奶牛——蝙蝠牛,以我所钦佩的蝙蝠侠命名。我在蝙蝠牛即将被宰杀时救了她,然后我们将她接纳。她是我成为素食主义者的原因。不幸的是,我还没有成功训练她做任何有用的事。最后一个宠物是Goliath。我不能与Goliath朝夕相处,因为Goliath并不住在庄园里。那个笨蛋是个胆小鬼,但有时他依然很有用。


这就是我的家庭。我听说过一句话,你不能选择你的家庭。我的家庭因选择而生——尽管不是我的个人选择——但这种说法依然合适。


——————————————————


[1]你说,“在作文中描述你的家人。记住,家人不只是与你有血缘关系的人。家人意味着那些不可替代的人,你生命中无法缺少的人。也包括宠物,宠物也可以是家人!”尽管我不喜欢或不在乎大多数我提到的人,但他们都符合这个定义。


——————————————————


END

评论

热度(364)

  1. Nevermore白骑士先行一步 转载了此文字
    😭也太可爱了